太戏剧,打四折!5年后,这家A股上市公司“骨折价”物归原主!

权威、深度、实用的财经资讯都在这里

5年后,上市公司竟能物归原主,而且还是大幅打折归还。

3月26日,通达动力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天津鑫达与南通奕达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约定天津鑫达将其持有的通达动力2584万股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15.65%)转让给南通奕达。同时,天津鑫达在本次交易完成之日起36个月内,放弃所持有的剩余上市公司股份(约14.62%)对应的表决权。

如上述协议最终实施完成,南通奕达在上市公司中拥有15.65%股份,将成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由此,姜煜峰、姜客宇父子将成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

这一切发生得极其突然。不久前,天津鑫达还一度有意通过认购锁价定增增持在上市公司股份。

更戏剧性的是,今日接盘人便是昔日出让人。

2017年,魏少军、魏强父子通过旗下天津鑫达正是从姜氏父子手中接过了上市公司控制权,一度盘算操盘借壳上市,却未能如愿。

5年后,上市公司被再度卖回给姜氏父子手中,而价格几乎“打四折”。而魏少军、魏强父子在这系列交易中高买低卖,匆匆退出,损失不小。

物归原主

通达动力公告显示,公司控股股东天津鑫达与南通奕达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约定天津鑫达将其持有的通达动力2584万股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15.65%)转让给南通奕达。此次标的股份按照每股11.61元的价格,合计股份转让价约3亿元。公司最新收盘价格为12.71元。

同时,天津鑫达在本次交易完成之日起36个月内,放弃所持有的剩余上市公司股份(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天津鑫达仍持有上市公司2413.9万股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14.62%)对应的表决权。

据披露,南通奕达成立于2021年12月8日,法定代表人姜客宇,是通达动力原董事长、原实控人姜煜峰的儿子。如上述协议最终实施完成,南通奕达在上市公司中拥有15.65%股份,将成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姜煜峰、姜客宇父子将成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

颇有戏剧性一幕的是,2017年9月,通达动力原董事长姜煜峰将上市公司24.0082%的股份转让给天津鑫达,每股转让价格达到30.3元/股,转让总价为12亿元。

在2017年9月该次股份转让前,天津鑫达直接持有上市公司5.9737%股份,同时通过表决权委托的方式,拥有上市公司24.0082%股份对应的表决权。该次股份转让完成后,天津鑫达直接持有上市公司29.9818%股份。

此后,天津鑫达又在二级市场通过竞价交易方式,继续增持通达动力股份,使其持有上市公司股份数量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增加为30%。

买入股份时作价高达30.3元/股左右,5年后卖出部分股份时,交易价成了11.61元/股,这一系列交易中,天津鑫达损失不小。业内人士分析,这笔交易,实际目的就是双方通过转让一定量的股权,让姜氏父子重回公司实际控制人位置,而天津鑫达因股权转让的损失也可尽量控制在最小区间。

不过,5年后,通达动力相关股份的转让价较2017年转让价,已经打下了四折的“骨折价”。

借壳未果

过去多年间,通达动力屡次停牌筹划重大事项,几度卖壳失败。

2011年4月,通达动力在深交所挂牌上市,当时是我国矽钢冲压行业首家上市公司。伴随行业遇冷,通达动力在2014年迎来了上市首亏,主营业务一蹶不振,多元化经营未见起色。

2015年起,通达动力寻求跨界合作,继而走上了卖壳的道路。

2016年7月,通达动力公告重大资产重组并停牌,拟收购一家医药健康行业标的100%的股权。然而,不到半年,2016年12月,通达动力公告重大资产重组终止。

2017年1月,通达动力停牌,并再次重启重大资产重组,一家华北房地产开发企业——隆基泰和置业谋求借壳。

隆基泰和置业实控人正是魏少军。

2017年2月10日,通达动力控股股东姜煜峰及其一致行动人姜客宇与交易对方天津鑫达签订了《股份转让协议》及《表决权委托协议》,将公司的股权及对应的投票权均委托给天津鑫达行使,其中990万股的股权转让价为30.3元/股,转让总价为2.99亿元。至此,天津鑫达持有上市公司5.9964%的股份,以及约24%股份对应的表决权,成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魏少军及魏强父子成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

一波三折。2017年12月,通达动力再次终止重大资产重组。关于重组流产,通达动力在2017年12月投资者说明会上表示,综合市场环境、各方面因素考虑,双方一致决定终止重组。公司将不再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也没再提及跨界,而是计划未来以新能源电机市场作为主攻方向。

虽然重组失败,但魏氏父子依然取得了上市公司控制权。总的来看,他们握有通达动力30%的股份,其中,29.9818%的股份花费30.3元/股高价买来。

定增取消

借壳不成,通达动力只好重回主业。

近两年,以新能源电机市场为主攻方向的通达动力,业绩终于有了起色。

2021年业绩快报显示,过去一年,通达动力定转子冲片和铁芯业务销量较上年同期大幅增加,公司实现销售收入、利润总额较上年同期均有较大增长。2021年,通达动力实现营业总收入20亿元,实现归母净利1.06亿元,分别较上年同期增长32.11%和19.35%。

事实上,通达动力一切刚朝好的方向发展。

甚至,魏氏父子近期曾有意通过认购锁价定增增持上市公司股权,该定增已获监管部门通过,但最终该定增戛然而止。知情人士表示,不排除魏氏父子旗下相关产业面临变数。

2021年9月修订版方案显示,通达动力拟按照8.87元/股发行价向控股股东天津鑫达定增募资不超过4.3亿元,公司在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2021年11月,该定增方案获得证监会审核通过。

今年3月初,通达动力公告称,由于外部客观环境发生变化,公司综合考虑公司实际情况、发展规划等诸多因素,经公司董事会、管理层与相关各方充分沟通和审慎分析,公司决定终止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事项。

直至3月26日上市公司公告最新的《股份转让协议》,魏氏父子低价转让股票和转让实际控股权。

据天眼查显示,魏少军旗下的隆基泰和近期有多个诉讼,且均是被告。

编辑:夏子航 校对:孙洁华 制作:何永欣

图编:尤霏霏 责编:张晓光 郭晨希

监制:浦泓毅 签发:潘林青